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恒星的恒心

我宠爱着我的宠爱 一天胜似一天

 
 
 

日志

 
 

那是溶在血液里面不容置疑的基因  

2009-03-10 11:4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心血来潮翻出躺在电脑里已经落灰的《北洋水师》看 几个镜头就有泪潸潸的冲动 一方面是唤起了儿时的回忆 一方面是感叹百年沧桑 但是 这种感觉好像还跟爱国主义不怎么吻合——有句我认为很经典的话““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其本意相当于“state挂了,country依然在” ”所以 就把这种感觉单纯的联系到一种对这片土地深沉的爱 像溶在血液里的基因 绵延传承 不离不弃 想起了 去厦门的时候 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 去了胡里山炮台 但是 当我站在炮台的最前端俯瞰大海的时候 想起百年前的硝烟 那种基因突然在血液里蠢蠢欲动 燃烧在心里还是有那么点抚今追昔的小沸腾

想起台湾 相比较而言 那边也应该是 不是不认同这个country 而是不认同这个state吧 前两天看到一篇文章说的是认同感的消失 举了几个例子 感叹到人真是健忘的东西啊 想起那个每看必哭的小品《一张邮票》的一句台词“通邮通航通商啊 能早一天别晚一天 别等到有一天什么都通 人心却不通了”

——————————梦境的分割线————————————
听多了梁静茹的新专辑 其实也就是反复听《爱情之所为爱情》和《情歌》两首 偶尔听听《pk》却有些睡不着 摸着黑做了五十个仰卧起坐才有点睡意 睡眠中 梦境竟排山倒海而来 一场接一场 仿佛走过了长长短短的人生 如果 到最后 怎么都只剩下大脑皮层沟沟壑壑 又何必讲究这些那些是发生在现实还是梦境

——————————鱼的分割线——————————
《贝阿提丝》——这歌 是怎么挖出来的呢?是看写林夕的一篇文章 下面博主的另外一些文章的链接 有写 具体的忘记了 就是提到了几米的音乐剧《幸运儿》的原声 提到了两首歌 一首光良的《一个男人和他的鱼》一首就是这首《贝阿提丝》 光良的气质演绎《一个男人和他的鱼》很是贴切 穿插的杨乃文的和唱 流露出了音乐剧的剧情魅力 这两首歌都有一句相同的歌词“可是 为什么 我还是听到你喊我的名字” 谁是谁的鱼 谁听到了谁的呼唤 又是谁和谁相依为命——让人听了心疼

说说《贝阿提丝》的演唱者黄小桢 这首歌被她演绎的 冷冷的 静静的 像笑笑眼里那片北海道的海 随后 想起听说的《december night》和《大溪地》都是对胃口的 就顺手下来她的两张专辑 听完 就一个感觉 她就是另一个陈绮贞 一个红不起来的陈绮贞孤 直率到孤傲 孤傲到直率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